JIEQI CMS

258 封后风波(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258封后风波

????独属于她的,“胜利”手势。

????小七霍然直起腰。

????他认得这手势!

????当日磐都城下一战,他在陛下身边,城楼上黛衣少年撑手下望,不动声色计杀谢昱,成功后,也对着陛下摆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手势!

????是她!

????小七怔在那里,紧紧抓着手中的花木,她……她怎么会去做轩辕的皇后?

????她做了轩辕皇后,陛下怎么办?

????眼见着她满心不情愿的接过等候在轿侧的皇家喜娘递来的如意和苹果,进入皇后凤舆,轿帘放下一刻她眼神骨碌碌一转,灵动得像条清水里的锦鲤,小七再无疑惑,确实是她!

????鼓乐声起,凤舆在万人空巷满街跪送的煊赫中远去,小七一把扔掉手中花木,大步便向外走。

????身后他的同伴似乎在惶急的喊他,他却根本没听见,只想着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他去找那个姓赵的公公,他要入宫!

????摄政王府前凤舆起驾的那一刻,大瀚前来观礼的皇帝陛下一行,在昆京城门之前,被礼部有司恭敬的迎上。

????轩辕官员虽然暗暗奇怪新近继位的大瀚新皇怎么会拨冗前来庆陛下婚典,但面上不动声色,微笑前引。

????战北野城门勒马,乌黑如铁木的目光撞上城中心繁花若锦中的煌煌宫城,眼底风云涌动,山雨欲来。

????“孟!扶!摇!”

????轩辕昭宁十二年冬,轩辕百姓迎来了他们的新皇后。

????“……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岂易哉!唯宇文氏女德冠天下,乃可当之,今朕亲授金册凤印,册后,为六宫之主。”

????对于百姓来说,新皇后是圣旨上那位“肃雍德茂,温懿恭淑,有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的国母,对于轩辕皇族来说,新皇后是他们未知的永久灾难。

????当然,就目前来说,轩辕朝廷还处在一无所知,喜气洋洋的操持婚事当中。

????轩辕正殿钦圣宫,早早就陈设了皇后仪驾,殿外乐部将乐器一一排置,等皇后銮驾一到便鼓乐齐鸣,礼部和鸿胪寺官员设节案于殿正中南向,设册案于左西向、玉案于右东向、龙亭两座于内阁门内,设皇后拜位于香案前,金册、金宝及册文、宝文分置在龙亭内,届时将由大学士,尚书各两位奉于皇后。

????孟扶摇的凤舆此刻还没有到钦圣宫前的钦圣门,她揣着如意,晃晃悠悠坐在舆中游街,被颠得昏昏欲睡,手中苹果散发着诱人香气,早早起床吃得很少被摧残到现在的孟扶摇不停的咽着口水,随即听见比她自己更响的口水声。

????孟扶摇叹一口气,道:“耗子,饿了?来,咱们分吃了。”

????宽衣大袖的凤袍之内钻出元宝大人,摸摸瘪瘪的肚子,接过孟扶摇一劈两半的苹果,捧在爪子里看了一阵,觉得好像孟扶摇那半个更大些,立即举爪要求更换。

????孟扶摇大怒,骂:“你爪子摸过掐过的还想跟我换?我还怕得鼠疫呢!”

????元宝大人怏怏,坐在孟扶摇膝上和她相对着啃苹果,一人一鼠相对着咔嚓咔嚓啃得欢,全然不管这苹果是皇家地、高贵地、象征着“平安如意”地苹果……

????元宝大人很快将苹果啃得只剩一点点渣渣,恋恋不舍的爬上窗户,准备将果核扔了,它扒着窗户看了一眼,突然“吱吱”大叫起来。

????孟扶摇吓了一跳,一把揪住它尾巴低喝:“作死!耗子!你叫毛!被人发现咋办!给我下来下来下来!”

????元宝大人一反爪挥开她的手,顺爪抓住她耳上悠悠垂下的丝穗长长的红宝珠串狠狠一拽,孟扶摇“哎哟”一声,被它拽到了窗边。

????她来不及护疼,元宝大人已经呼啦一下掀开了窗户上的明黄垂帘。

????孟扶摇茫然的凑在窗上,茫然的道:“啥米?啥米?”

????元宝大人恨铁不成钢的挥了她一巴,跳起来“吱吱”的指向远处一角。

????那里,一条黑色的长线,仔细看却不是线,而是一簇穿黑衣的骑士,身姿如龙,胯下匹匹都是骏马,从孟扶摇那么远的距离看过去,依然可以感觉到骑士们英姿焕发,有种寻常人不能有的悍厉铁血之气。

????在那些人晃动的腰间,还隐约可以看见深红的锦带,衬着黑衣,越发黑红分明,鲜亮灼眼。

????孟扶摇一口凉气倒抽在了喉咙里。

????黑风骑!

????全天下除了战北野没人比她更熟悉这些人身上的那种杀人味道,更糟的是,黑风骑只出现在战北野身侧,那么……战皇帝来了?

????哦买糕的……这真是一个风中凌乱的世界……

????孟扶摇“唰”的放下垂帘,目光呆滞的对着元宝大人,道:“善了个哉的,霸王来了。”

????元宝大人悲悯的看着她——孟扶摇你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要是来的是我主子,大抵还不会出问题,偏偏是战傻子,你完了你完了。

????孟扶摇坐在那里目光呆滞,越想越不放心,鬼鬼祟祟又掀开帘,顿时脑中嗡的一声,黑风骑已经近在咫尺,在侍卫排成的警戒线后梭巡,而黑风骑拱卫的中心,纯黑底滚深红海涛纹龙鳞锦袍,金冠熠熠目光深深的男子,正控缰勒马,冷然转首,向凤舆久久凝注。

????孟扶摇绷一下坐直了,欲哭无泪的道:“善了个哉的,他为毛盯着凤舆看?他没神奇到能隔着轿板认出我来的地步吧?”

????元宝大人捋胡子——战傻子今天真的很神奇咧……

????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孟扶摇话音刚落,凤舆突然一斜!

????仿佛咯着了石块,凤舆的轮子突然向左一歪,训练有素的十八匹皇家御马立即试图将歪斜的轮子拽回来,然而有匹位置正中的马突然一声长嘶腿一软,直直倒了下去,这一倒便多米诺骨牌似的带倒了半边好几匹马,金丝拖绳晃动着,马车向左隆隆的倾斜下去!

????孟扶摇猝不及防,在一片天旋地转中从阔大的凤舆这头滚到那头,又不敢使用武功,足足撞得头晕目眩,百忙中只来得及艰难的伸出手去,将四处乱滚的耗子抓住塞好。

????“护驾!护驾!”

????庄严整齐的奉迎队伍顿时大乱,四面百姓惊呼声中,所有人都冲上来试图将凤舆扶起,偏偏凤舆之前和之侧,是全套皇后仪驾,都是些举着卧瓜龙凤旗凤扇缎伞的太监,和捧着金节香炉香盒瓶盂的宫女,这些人不能扔掉手中物事,也无力扶起沉重的舆身,还挡住了前方拨马想要转头的摄政王,而凤舆之上还有九凤曲柄黄盖,也是个重玩意,那般拖拖拽拽轰隆隆的砸下来,眼看着便要砸到地上!

????“护驾——”杏黄人影一闪,摄政王终于不再试图挤过乱哄哄的人群,直接弃马飞身而起,半空中身若流星,直射凤舆。

????然而他迟了一步。

????黑影一掠,一道沉黑中翻飞深红火焰的华光,划过短而直接的流丽弧线,直奔凤舆之下,一伸手夺过凤舆之侧一个惊惶太监手中的长柄雉尾扇,扇面朝下木柄朝上,快如闪电的一顶!

????凤舆倾落之势,刹那停住。

????险险撑在一柄细细的木柄之上。

????来者出手之快使力之巧眼力之准俱臻顶峰,四周百姓虽然不懂武功,也觉得这一下漂亮利落着实神勇,忍不住轰然叫声好。

????然而一柄木质的扇子怎么可能顶得住镶满金玉重逾千钧的凤舆,眼看着长柄吱嘎声响便要断裂,那人竟然一伸手,生生托住了凤舆。

????众人齐齐倒抽气,为那天生神力所惊,都怔在那里,那黑衣俊朗,发若乌木的男子却微微俯下头去。

????他俯身,正挡在侧窗之前,挡住身前身后所有人的视线,歪斜的凤舆窗户已裂,明黄垂帘被他趁机扯断,露出半倾身天旋地转倒在凤舆内的华贵女子,用一张陌生的脸和一双陌生的眼睛惊惶的瞪着他。

????嘴角翘起一抹笃定的笑意,战北野二话不说伸手去扶,指尖撩向女子脸皮!

????“放肆!”

????女子尖声怒喝,刻薄骄傲的声气让战北野怔了怔,却依旧不肯放弃的继续伸手。

????女子突然一低头,尖尖小牙,狠狠咬住了战北野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