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340 记忆之殇(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340记忆之殇

????孟扶摇游魂似的飘上回廊,顺着回廊的方向直奔宫苑第三进,最后在第三进的一间锁着的小耳房面前停住。

????她立在那房子之前,有些迷惑的偏着头,脑海里此刻波翻浪涌,一幕一幕都是混乱驳杂的破碎场景,那些场景在脑子中幻灯片似的轰然闪现……矮小的耳房……绿色衣裙的女子……含愁的嘴角……黑暗的狭小的空间……浑浊的泛着血丝的眼……散发着尿骚味的苍白的手……

????孟扶摇申吟一声,抱住头,那些混乱片段冲击得全身血液都在突突直冒,再狠狠撞向记忆的藩篱,潜意识里为求自保自愿封闭的记忆被冲撞得风雨飘摇,如一叶扁舟在激血的漩涡里无处求生,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涨痛着,似千万把小刀不住翻搅,刹那间便痛出一身冷汗。

????如此抗拒……如此抗拒。

????孟扶摇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走进那耳房?她一月休养之期还未到,功力未及巅峰,好不容易才稳定的真气,断不能一月两次走火入魔。

????身后,长孙无极突然伸手,极其坚定的牵过了她,道:“扶摇,走.最起码现在,不是你面对的最佳时机。”

????孟扶摇默然半晌,突然走过去,拂开耳房窗户上的厚厚尘灰,探头向里一张。

????一间普通的屋子映入眼帘。

????所有的物事都沉在灰尘里,好一会儿才辨清大致的轮廓,床……几……盆架……帐幕……帐幕后一方黑黑的,半掩半映的……

????孟扶摇突然向后一仰。

????她晕了过去。

????她落在长孙无极的怀中,脸色苍白呼吸轻浅,长长睫毛微微翕动,长孙无极手指急急搭上她的脉搏,却发现除了血气有些不宁外,并没有受什么伤害。

????扶摇……大概心里是太抗拒了,她的晕,完全是自我保护的晕。

????长孙无极默然抱着孟扶摇,想着她从看见那一角飞檐到耳房晕倒,这一截路她经历了怎样的交战和折磨?记忆穷尽手段逼迫她逃离,她咬牙抗拒着不顾一切接近,最终,却还是输了。

????长孙无极站在耳房窗前,眼光似有若无的掠过屋内,似也打算看上一眼,却又不愿看一般飞快调开,他最终只是转身,抱紧怀中的女子。

????轻轻俯下身,在怀中人如花唇瓣上印下一个温柔细致的抚慰的吻。

????“扶摇……我在。”

????风很凉。

????风里有秋日的花香。

????一个人平静的俯视下来,将精致的下颌递入眼帘。

????谁在说话?声音远远近近,窃窃不休,语气却是安静的,有点凉,也有点香,却不是花香。

????那方精致的下颌在晃动,软缎衣袖滑过,细腻的像肌肤,一切都是暗的,那个人却是亮的,亮得仿佛她生命里不曾有过的光彩。

????窗外有笑语声步行声,有明媚的阳光,阳光……久违的阳光。

????阴影里谁伸出苍白细弱的手指,鸟爪似的,小得像婴儿,指甲缝里都是木屑,没事抠木屑……唯一的娱乐。

????“……我去前边侍应……拜托您给照看着,千万……千万……”

????“好唻!”轻快的忠厚的应承声。

????小小的身子突然发起抖来,惊恐……无限的惊恐,仿佛那听起来便很忠厚的声音,是这世间最可怕的恶魔的呓语。

????散发着古怪气味的大手伸进来……

????空气突然如水波纹一般动荡起来,场景被挤压、折叠,光怪陆离的飞旋,快!快得无法捕捉,她睁大眼想从散碎在空间里的场景中拼凑出完整的画面,却越看越晕,直至快将自己晕散晕碎,永久沉在那般泥浆般粘腻的黑暗中……

????“扶摇……我在。”

????我在。

????我在我在我在我在。

????是谁低唤声声,温柔沉厚,一杯酽茶般醇甜回甘,冲淡生命里不能摆脱的苦。

????唤她于沉黑之境,挽她于泥曳之途。

????熟悉的异香飘来,非花非木,韵味高古。

????孟扶摇缓缓睁开眼,看进一双微有些急切的深邃眼眸。

????那眼眸捕捉到她目光那一霎,立即亮了亮,那一亮间闪过许多莫名情绪——焦急、忧虑、不安、后悔、疼痛、犹豫……

????她没见过深藏如海的长孙无极,会有这般复杂至于矛盾对立的情绪。

????四周的景物一层层的清晰起来,不再如水波般动荡不休,依旧如前的花藤架,她在他怀中。

????“我没事了。”孟扶摇起身,跳下花架,看了看远处沉在黑暗里的永昌殿,又看看刚才去过的那个方向,很久以后她平静的道:“按原计划行事吧。”

????长孙无极没有劝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抚了抚她的发,看她蚌壳般再次将疼痛揉进心底,在无人得见处磨砺得血肉模糊,再在天长日久中努力容纳,直至含化为珠。

????世人看见她意气风发含英咀华,不见其后深重的伤。

????不是不心疼,然而却不敢太心疼,太心疼了,就怕自己忍不住要拦下她的脚步。

????她从来不是愿意被他包裹呵护的女子,可以娇嫩着自己,任由他展开羽翼将一切苦难疼痛拒之门外,她的翅膀强硬而广阔,时刻等待承载风雨振翅高飞,不让她在世事黑暗中打磨,她要如何冲过那一浪更比一浪高的?

????黑暗中两条人影默默飞起,直扑永昌殿。

????永昌殿沉默在夜色里蹲伏,殿外守卫的侍卫不曾多也不曾少,两人身子一闪,已经从侍卫相向而行的队列中剪刀般剪过,走在最后的人突然觉得脑后有风,然而回身一看,空空荡荡再无人迹。

????殿分三进,最内是寝殿,孟扶摇正要飞身掠过,长孙无极突然拉了拉她,牵着她无声飘了几步,贴上了一处宫墙。

????随即她隐约听见了说话声。

????“……解决了算了!”

????女子声音,有点尖,好像是璇玑皇后的声音。

????“……你终于耐不住了?”这个声音带着笑意,童女般的幼细,语调有点懒有点不耐烦,孟扶摇一听就轰然一声,觉得全身的血都冲到了头顶。

????就是这个声音!

????玉衡!

????她眼睛刹那杀气森然,却一现又收,全身更是稳若磐石一动不动——玉衡这种高手,几十丈外的动静和杀气都能察觉,再愤怒,也不必急在此刻。

????“……实在忍不得……”璇玑皇后似是十分愤怒,步子很快的在室内走来走去,半晌停下道:“一群混账!”

????“你原先要的可不是这样……”玉衡还是不急不忙的声气,笑道,“不是说又要人解决,还要不出事,最好还能挽回么?”

????“你看那模样怎么挽回?真是……唉!”璇玑皇后似乎想骂没骂出口,恨恨一声。

????“早说嘛,早说不就简单了,何至于……”玉衡突然轻轻笑一声,“……让人能活到现在,还在墙外偷听呢!”

????“轰!”

????玉衡最后那句话还没说完,长孙无极和孟扶摇已经双双退后,饶是如此,刹那间一面宫墙便轰然倒塌,尘烟漫起瓦砾叠飞,四面飞射的深红深黄琉璃瓦都盘旋呼啸着,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彩光,向两人当头砸下!

????“挂在墙上累不累?我侍候你永远睡下如何?”

????瓦砾击飞中,一人大笑着迈下台阶,拢起长长的袖子,立在天井正中,半侧身斜挑眉望过来。

????他整个人像一段浸在月光里的玉,白而柔软,目光浓浓淡淡,似月色下斑驳的树影。

????孟扶摇冷笑,一脚飞踢,半截宫墙被她生生踢起,风声呼呼的撞过去。

????“还是你睡吧,先送你床被子盖!”

????她踢出宫墙在前,身子一纵却也上了墙,黑色衣襟在风中快速涤荡,划过刀锋一般凌厉的线。

????“看姑奶奶的飞毯!”

????玉衡含笑看着,轻描淡写的伸手去迎,他一只手拍墙,一只手去抓墙头上黑猫一般蹿过来的孟扶摇,笑道:“也好,大被同眠,你我正好再续那日合体之缘。”

????飞墙至,“弑天”冷光亮起。

????墙后突然伸出一只手。

????那手执一柄玉如意,无声无息破开砖瓦壁,似乎那不是石块而是豆腐,蜻蜓点水般的递过来,紫光一闪拉开一道扇形的弧幕,连点玉衡上身十八大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