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帝国之刃》正文 lwxs。org第140章 chapter 140 番外四 中

淮上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卡列扬垂死抵抗,但在西利亚铜墙铁壁般的意志面前半点作用也没起。

????联盟统帅眼睛一横,军部众将立刻一涌而上,把卡列扬中将绑成了五花大绑的柔弱羔羊,七手八脚往联盟使团的飞船上一丢。

????“时不我与,天要亡我——”卡列扬哀嚎着在地上打滚,被西利亚一把按住问:“麒麟还要么?”

????卡列扬:“……”

????中将先森立刻捂了嘴左顾右盼,目光中闪烁着激烈的挣扎。

????西利亚叹了口气蹲□,开始背着良心谆谆善诱:“都怪海因里希心眼儿小,但你不道歉哪来的麒麟呢?再说这毒舌的毛病也说你好多年了,看这下踢到铁板了吧,还不快一并都改了……”

????卡列扬怒道:“这毛病是跟谁学的?!”

????西利亚立刻僵住了。

????——西利亚不愧是rp满分的联盟军神,被知根知底的老部下揭了黑历史也没恼,只用那双黑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卡列扬,半晌突然蹦出一句:

????“那我高达四百的精神阀值怎么不见你学一学?”

????卡列扬张口结舌,西利亚起身带着胜利的表情走了。

????联盟军舰缓缓降落在白鹭星广阔的国家停机坪上,轰然溅起冲天的沙尘。

????片刻后尘烟缓缓散去,舱门打开落地,周围顿时亮起无数摄像机的亮光。被大量军人维持着的警戒线内,长长的红毯一直延伸到舰桥之下,一身深蓝色军礼服的海因里希带着亚伦、伊萨克等军部众将,大步流星的向前迎了上去。

????“元帅!”银河皇帝爽朗大笑:“白鹭星一别,至今不见,别来无恙?”

????西利亚从舱门钻出,雪白的军服披风下摆刹那间随风扬起。他顺着长长的舰桥走下来,脚刚落地就被海因里希上前一把拉住,用力握了握手:“总算是来了,帝国人民都非常想念你!”

????“希尔达是联盟公民,”西利亚笑容满面道,“顺便我也很想念他。”

????帝帅二人在镜头前英俊潇洒器宇不凡,两人都摘了白手套亲密握手,一时风采万千,足以倾倒大半个银河系——被拦在警戒线外的记者们目睹这场景,都纷纷发出由衷的赞叹,没人知道有无数草泥马正从现场那些将军们心头呼啸而过。

????“贝肯菲尔议长!”海因里希放开西利亚,转向他身后那位新任联盟议长,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人家的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你在暗星舰队威胁金水星事件中的出色表现,实在让朕非常敬佩!”

????贝肯菲尔能当选议长,全靠当初在暗星堂胁迫联盟议会时坚定不屈的表现,以及事后绝对配合联盟军部的态度——可以说他这个位置就是军部给挣出来的。因此他在重大外交场合上表现得比较谨慎,紧跟在西利亚身后,和海因里希用力握了握手:“陛下过奖了,我——”

????“上次希尔达太子洗礼仪式您未能前来,朕实在是非常遗憾!”海因里希瞬间热情的打断了他:“这次大驾光临白鹭星,一定要好好看看我们的小太子,朕代表全帝国人民欢迎您的到来!”

????“……”贝肯菲尔黑线道:“希尔达同学是联盟公民……”

????“哈哈哈您真是说笑了!”海因里希握着他的手瞬间爆出青筋,脸上的笑容却更耀眼了:“说起来前任联盟议长在位时,每逢节庆我们帝国都会赠予厚礼,但如今希尔达太子满月却没见您有任何表示,难道您是不把敝国的小太子放在眼里吗?”

????贝肯菲尔只觉得手都要断了,心说你们帝国不就是当年给孔塞特林家族送过贿选资金吗!你丫现在还拿出来说是什么意思啊!有你这么xx的皇帝吗,手真的要断了要断了啊——

????新任议长的眼泪在风中汹涌的流,所幸就在双手被噼啪捏碎的前一秒,西利亚偶然回头瞥见了这血腥一幕,当即箭步上前夺过了皇帝的魔爪:“陛下!”

????陛下:“……”

????元帅:“……”

????两只交握的手同时爆出青筋,看得贝肯菲尔脸色发白。几秒钟后只见西利亚露出一个嘴角微微僵硬的笑容:“迎接仪式真是太盛大了,我们这就启程去新枫丹白露宫吧!”

????海因里希故作亲热状揽住他的肩:“元帅说的是,走吧!”

????半小时后,皇家飞梭上。

????警卫人员都被赶到前排去坐着,后座被厚厚的隔音玻璃隔开,只有海因里希、西利亚、亚伦三人从左到右坐在宽大的后座上。

????——原本贝肯菲尔也是有资格进来的,但新任议长被皇帝那仿佛蕴藏着无数风暴的冰蓝色眼睛一瞥,不知怎么就改变主意到下一辆飞梭上去了。另外一个有资格进来的是卡列扬,但他仍然在为“迫于局势不得不向小白脸低头”一事而内心微妙,表示现在暂时不能接受皇帝的脸。

????再有一个可以进来但不进来的是伊萨克——刀疤脸在凤凰飞船上疗伤的时候被迫听了场活春宫,以此产生了心理阴影,一看到帝帅两人联袂钻进皇家飞梭,立刻二话不说扭头就往后走,快得让一帮礼仪官拉都没拉住。

????于是最终上来的就只有亚伦上将。此人天真单纯且无知无觉,就像头呼哧呼哧的金毛大猎犬一般,循着帝帅二人的脚踪儿就跟了进去,刚落座就被元帅用慈爱的表情投喂了两个联盟特产椰子糖。

????“椰子糖真好吃啊,”亚伦嘴里嘎嘣嘎嘣:“元帅元帅,为什么你上次给我的椰树在白鹭星就种不起来呢?”

????西利亚沉稳道:“下次再给你带。”

????亚伦又剥了个糖,“元帅元帅,为什么你不经常来白鹭星看看小太子呢?如果你多带点椰子糖的话小太子也会喜欢的!”

????西利亚沉稳道:“下次再给你带。”

????“元帅元帅,下次是什么时候呢?话说你老不来大家都倍感寂寞,海因里希这家伙天天跟疯了似的强迫我们加班到凌晨三点……”

????西利亚沉稳道:“我说了下次再给你带。”

????亚伦继续嘎嘣嘎嘣,嘎嘣半晌后终于迟钝的发现不对了。

????上将抬起金色的脑袋,疑惑的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元帅,终于发现车厢里除了自己嚼糖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陛、陛下,你们……”

????“他并不是很老,”海因里希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目视前方:“——那个贝肯菲尔,他并不是很老。”

????“……”西利亚承认:“是的。”

????“但有个人上次告诉我新任议长是个老头。”

????“因为他已经五十岁了——”

????“五十岁也不是很老。”

????“……”西利亚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车厢重归一片静寂,半晌皇帝缓缓道:“我只想告诉你,alpha的x能力和手劲有着很大的关联,根据帝国最新研究显示,手掌力度和x时间长短之间存在一条正比关系的上扬曲线,具体我可以把公式告诉你代入计算一下……”

????亚伦:“…………”

????亚伦上将再次感到有无数草泥马从自己心头轰隆轰隆冲了过去,只听西利亚抓狂问:“你在吃醋么海因里希?人家是beta!”

????为了欢迎联盟使团,新枫丹白露宫准备了盛大的舞会和晚宴。帝国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纷纷携带家眷出席,席间衣香鬓影乐曲飘扬,仿佛一派人间仙境。

????“朕来为你介绍,这些都是刚在帝方崭露头角的年轻人,不乏从皇家军校毕业的杰出精英,堪称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

????皇帝搭着西利亚的肩向他一一指点,只见眼前那一排年轻人个个身穿低级军官制服,神情激动而拘谨。其中还有不少面孔非常熟悉,西利亚能认出那都是在皇家军校和暗星堂进行最后一战时,驾驶机甲深入地下来辅助他们的年轻学生。

????为首的正是迪恩,从肩章上看已经晋升中尉了。西利亚对这个年轻人尤其欣赏,用力拍了拍他的肩问:“现在在做什么?”

????“暂时先任皇家护卫军队长。”迪恩敬了个军礼,道:“战后被安排了这个职务,才刚来报道不久,以后还是回边境野战军去执行戍边的任务。”

????西利亚感慨道:“野战军辛苦啊……”

????“年轻人正是该吃苦的时候,”皇帝欣然打断了迪恩还未出口的话,抓着西利亚强行把他扳向另一边:“哦,这边有你的两个老熟人,前不久刚从远星接回来的,我猜你一定能回忆起不少往事吧……”

????西利亚有点意外:“拉斯加德?”

????翡冷翠·拉斯加德和她那一天到晚叼着根棒棒糖的技师,正穿着双子座星际军校的制服,背对着他们站在餐桌前。

????少女的头发用笔一挽,军绿色短裙刚到腿根,黑色牛皮靴踩在铮亮的地板上,背影依旧窈窕动人。帝帅二人同时用纯欣赏的目光看了一会,西利亚小声问:“你怎么把他俩接回来了?”

????“小孩子不懂事,该有人引导他们往正路上走,帝国会敞开怀抱迎接一切迷途知返的羔羊。”皇帝顿了顿,突然又浮起一丝笑容:“另外……那种在茫然无知中选择坠入黑暗的少年已经足够多了,实在没必要让过去的一切再次重演……”

????西利亚看着不远处的背影,微微有些怔愣。

????少年少女的身影是那样鲜活,但那一刻他的视线仿佛穿过了他们,穿过了重重的时光,在虚空中看到了宇宙深处年少的自己。

????——他和尤涅斯并肩向前方走去,迎向巨大的,未知的,暗不见底的深渊。

????“是啊……”他轻声道,语调中带着微不可察的叹息,“有时只需要有个人,来拉一把而已……”

????皇帝温柔的揽着他的肩,两人穿过重重人群,来到礼堂拐角处不起眼的酒水台边。海因里希倒了杯酒递给西利亚,只见暖金色的酒液在高脚杯里微微荡漾,映出点点璀璨的灯光。

????他们轻轻碰了碰杯,皇帝沉声道:“为了帝国——”

????西利亚莞尔一笑,说:“为了小希尔达。”

????他们的目光望着彼此,在落地玻璃窗外的漫天星光中同时举杯,将酒一饮而尽。

????——然而这美好的气氛注定保持不了很久。最后一滴酒液刚滑进喉咙,皇帝手里的杯子还没放下,突然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彬彬有礼的熟悉声音:“尊敬的海因里希陛下——”

????海因里希差点没被呛死,狼狈不堪的咳嗽着回头:“卡列扬?!”

????卡列扬中将一身军服,金徽绶带,双手交握着非常斯文的站在那里。有一瞬间皇帝觉得自己肯定是喝多了,因为他发现卡列扬眼神中竟然闪动着真诚的温暖和关切:“——你没事吧,小……海因里希陛下?”

????皇帝的心顿时像千万头河马轰隆隆奔过的大草原:“小海因里希在皇宫里喝奶!你到底想说什么?!”

????几乎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皇帝就后悔了,因为他话音刚落,卡列扬就刷的撇过头,脸上同时浮现出羞涩、坚定、悲壮、义无反顾等种种复杂的情感——

????海因里希下意识就往西利亚身后躲。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全躲好,就只见卡列扬又刷的把头撇回来,一字一句坚定道:

????“我是来找你道歉的!海因里希陛下,请接受我真诚的歉意吧!”

????海因里希陛下:“…………”

????现场一片安静,半晌皇帝小心问:“……卡列扬,你吃错东西了?”l3l4